2020.01.16(2)

随笔·难言的晨间

~~~~~~~~

截至今日晨间6时,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以外已147个国家或地区的85,000人被确诊为“新冠患者”。

在悲与惧的双重袭击下,我翻了翻自己过去的微信朋友圈:2018年10月30日,我在“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”曼谷总部举行的“第13届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”开幕式上所作的《人类向何处去?》之演讲;2019年9月5日,我在“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”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总部举行的“第14届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”开幕式上所作的《忽视人居环境,人类将是人类的掘墓人!》之演讲;2019年12月26日“天狗食日”当天,我对庚子大限所发表的《恐惧》;2020年3月4日我发表的“新冠之患对人类的影响将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”之《忧思》……一切都在应验。MD,呸!我这张乌鸦嘴!

茫然中,翻出前段时间写的一幅字,阅后心情似乎稳定了不少。这幅字写的是1300年前日本长屋王向唐代僧侣捐赠的一千套袈裟上印的那四句偈语:

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;

寄诸佛子,共结来缘。

这个世界很难好了!让我以一段佚名的优雅文字祝福天下、祝福圈内朋友吧——“时间很短,天涯很远,往后的一山一水,一朝一夕,自己安静地走完。倘若不慎走失迷途,跌入水中,也应该记得,有一条河流,叫重生。这世上任何地方,都可以生长;任何去处,都是归宿。那么,别来找我,我亦不去寻你。守着剩下的流年,看一段岁月静好,现实安稳。”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