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.02.29

挥手从兹去。更那堪凄然相向,苦情重诉。眼角眉梢都似恨,热泪欲零还住。知误会前番书语。过眼滔滔云共雾,算人间知己吾和汝。人有病,天知否?

今朝霜重东门路,照横塘半天残月,凄清如许。汽笛一声肠已断,从此天涯孤旅。凭割断愁丝恨缕。要似昆仑崩绝壁,又恰象台风扫寰宇。重比翼,和云翥。

——毛泽东《贺新郎·别友》

2020.02.27(2)

迪拜黄昏·读书小札

~~~~~~~~~

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,有着曾国藩式的木讷与迟钝。按中国传统的“从小看大,三岁知老”观点,他的孩提几乎乏善可陈。但这哥们却在15岁时作出非常人敢想的决定——脱离犹太人圈子,放弃德国籍——实在可谓石破天惊。

一个人的伟大,在于他的独特。不信乎,那就再欣赏他的两句名言吧。

其一:

当我还是一个相当早熟的少年的时候,我就已经深切的认识到,大多数人终生无休止地追逐的那些希望和努力是毫无价值的。

其二:

幸福和愉快对我来说永远不会成为最高的目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