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.11.28(4)

哈萨克斯坦行(7)

~~~~~~~~

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、中亚五国的最大城市——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,向下一站、雪更大、天更冷的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进发。素来怕冷的俺,把能穿的东东全部堆上——从头到脚。呵呵,只要心存热度,遇雪便化雪,逢冰则化冰!……感恩雪域,让我有机会向自己挑战!

 

 

2019.11.18(3)

哈萨克斯坦行(6)

~~~~~~~~

古之立大事者,

不惟有超世之才,

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。

——宋代苏轼《晁错论》

~~~

在并不遥远,但确实很冷的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市问候朋友圈诸君午安!今儿个傍晚,将飞往更冷的地儿——哈萨克斯坦的首都“努尔苏丹”。

2019.11.28(2)

古之所谓豪杰之士,必有过人之节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,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。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;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

——宋代苏轼《留侯论》

2019.11.28(1)

哈萨克斯坦行(5)

~~~~~~~~

在雪域,又结下一片人性善的缘;在冰天,又结交了一堆实业界的绿林好汉——石油大咖、金融世家、金矿家族等等等等。此趟西域行,一个字:值!

 

 

2017.11.27(2)

哈萨克斯坦行(4)

~~~~~~~~

此刻,正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市与一批石油、金矿、金融类企业主会议。为了给自己提神,用圆珠笔书写了毛大帝的《七律·冬云》。呵呵,似乎还可以!

~~~

雪压冬云白絮飞,万花纷谢一时稀。

高天滚滚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气吹。

独有英雄驱虎豹,更无豪杰怕熊罴。

梅花欢喜漫天雪,冻死苍蝇未足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