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.10.30

晨书完成时,见一幅字上有约35x45cm的空白处。为不浪费,随手写了“河流”二字。好家伙,细审自我感觉是一“佳品”。或许,不经意为之的东东,才是好东东!

2019.10.29

依个人的生涯规划,五年前就该彻底下课而重回法兰西,觅一无名乡村上岸——建一木制小屋、铺一青石小路,在那里晨钟暮鼓、青灯木鱼。无奈造化弄人,偏又将俺逼上梁山。既然是命,就认了。人生,本就是一岀《红舞鞋》的故事:魂已去,却见那双曾穿过的红舞鞋还在跳啊,跳。……无奈人生,人生无奈。呜呼!

 

2019.10.27

研读古往今来、古今中外的成就者,他们做人做事都没离开四个汉字所赋寓的道理,即一个“斌”字,能文能武;一个“尖”字,能小能大;一个 “卡”字,能上能下;一个 “引”字,能屈能伸。

2019.10.26

出差一周,未能摸笔,心甚痒。晨起,书古川人苏轼名言二则,霎时释怀!

~~~

“古之立大事者,不惟有超世之才,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。” ——宋代苏轼《晁错论》

~~~

“古之所谓豪杰之士,必有过人之节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,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。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;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” ——宋代苏轼《留侯论》

 

2019.10.25

2015年1月13日,

开始向自己荒涎的250的岁月挥别。

历时五年,

浮华尚未洗尽。

因为,

人之修行,

是没有句号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