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.12.28

张开双臂,拥抱金猪年!

~~~~~~~~~~~

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12月27日,“洪门国际基金会”、“世界区块链联盟”、“世界一带一路组织”、“世界一带一路基金会”、“时代链集团”、“泰玺投资集团”、“澳洲洪门时代”、“世界一带一路电视台”、“世界区块链频道”的送旧迎新“七屏联播”广告,闪亮登场于美国纽约“时代广场”。

2018.12.28

在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上的致辞

~~~~~~~~~~~~~~~

【王鸿宾 2018年10月30日于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曼谷总部】

大会主席、女士们、先生们:

世界一带一路组织作为本次会议的协办单位,我以该组织主席的身份在此发表致辞,这对世界一带一路组织和我个人来说,倍感荣幸。      “人居环境”,是一个值得人类高度关注的话题;而“全球人居环境”,则是我们全人类必须共同关注的生存与毁灭的、天下存亡的课题。在这里,我罗列了几组数字,足以佐证我的观点。

        一是人口方面的数字。1830年,世界人口达到第一个10亿;百年后的1930年突破20亿人口大关;而八十一年后的2011年10月31日,全球人口达到70亿。据联合国相关机构研究表明,要让70亿人口的生活水平达到欧洲人、北美人的水平,我们得需要三个半地球。而2050年,世界人口将破98亿大关,那么我们还需要一个地球,总共需要四个半地球。……常识告诉我们,地球不可再生,也不可能再造。

        二是海洋与水资源的数字。我们知道,海洋是人类生命的摇篮!海洋覆盖地球表面近四分之三,占地球全部水资源的97%,全球有超过30亿人的生计依赖于海洋的多种生物。然而,环境污染特别是有26%的二氧化碳排放至海洋,致使海洋酸化加重,海洋生物链空前减少,直接影响了数十亿人的海洋饮食。刚才说的是海洋方面的数字,现在再说说水。据联合国统计,全世界85%的人口生活在地球上最为干旱的区域,8亿人无法获得安全的饮用水,25亿人因为水无法享有基本的卫生条件,每年600万到800万人死于与水有关的灾害或疾病。……海洋是人类赖以延续的生命河床,水是人类生存繁衍的血液,一旦海洋与水与人类不再和睦,我们大家和我们人类,将自己玩绝自己。人作孽,不可恕!

        三是空气方面的一组数字。据2017年10月31日联合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:大约有20亿儿童生活在室外空气污染超过“世界卫生组织”规定的最低空气质量标准的环境中。其中,南亚居住在污染地区的儿童的数量最多,达6亿2000万人;非洲其次,有5亿2000万人;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共有4亿5000万人。全球约3亿儿童生活在室外空气污染达到有毒水平的地区,这些地区的空气污染水平超过“世界卫生组织”建议的质量标准的6倍以上。

四是城市化的数字。世界上的城市面积,只占地球陆地面积的2%,但能源消耗却达60-80%,并产生了75%的碳排放量。

大会主席、女士们、先生们:我上面罗列的四组数字,听后你们作何感想呢?除恐惧外,有没有想到责任二字?有没有想去思考“人类向何处去”这一与我们每一个地球人息息相关的形而下的问题呢!? 诸位,地球暖化、海洋酸化、陆地荒漠化、城市垃圾化,是当下我们人类面临的一个生与死的瓶颈。请大家想一想,如果有一天,阳光、水、空气不再给人类免费,我们该咋办?因此,我们只能从现在开始,象爱惜自己生命一样爱护我们的环境,从自己做起,经略好家庭环境、经略好社区环境、经略好城市环境,就是爱护我们的人居环境,就是爱护我们的地球!

        大会主席、女士们、先生们:在沉重之后,在沉痛之后,时下我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。在这物欲横流、信仰缺失、道德蹋方、追求金本位的世界,有一批立志“天下不亡”的人,他们走到了一起,凭借一己之力,十余年来足迹遍布世界四大洋、五大洲,成功地举办了十三届全球性的人居环境顶级论坛。这批人的代表,就是前孟加拉驻联合国大使、两任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主席、两任联合国安理会主席、联合国副秘书长、全球人居环境论坛主席乔杜里大使及2016年“联合国精神奖”获得者、全球人居环境论坛秘书长吕海峰先生。诸位,我慎重地建议,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乔杜里主席、吕海峰秘书长及全球人居环境论坛致敬!诸位,也请大家为我鼓鼓掌,因为我是,全球人居环境论坛的荣誉主席。

 谢谢大家!

 

2018.12.27

拍个电影,至于那么神秘吗?

~~~~~~~~~~~~~

天朝一电影公司来泰国300多号人拍电影,看上了“泰玺投资集团”总部及“时代链集团”总部的“调调”,黒压压一拨人拍了不少内景。电影名、主要演员等资讯均不允许曝光,整的神兮兮的。我让助手弱弱地告诉他们:咱们有“欧亚影业集团”呢,也拍过电影,还在泰国国会开的机呢!

 

2018.12.27

感恩您,观世音菩萨!

~~~~~~~~~~~

上世纪的1994年,我结束了“自我放逐”生活,离开法兰西的巴黎只身到了新加坡开始我的“闯南洋”生活。好像初抵新加坡不久,一友人领着我去了四马路的“观音堂”。我,第一次拜了观音,自此开始了我“与佛结缘”的人生。今次抵星州,主要目的便是去四马路“观音堂”感恩、忏悔及立誓——感恩佛菩萨拯救了我的灵魂,给了我混在浊世人间的一种“新的生命”;忏悔心性不净、且还不静;立誓学习观音慈悲为怀,仁行天下。

遥想当年于星州,“辞国失家”的一位文弱秀才,却能在三个月内于亚洲选定16国代理、年销100万瓶以上“法国‘吉利’干邑白兰地”酒,并成功地将酒业贯入新加坡在马来西亚的一家上市公司,半年后坐上具200年历史的“法国吉利干邑白兰地”酒庄庄主交椅,交出了一份《一个来自东方的童话》之试卷。……今思之,一切的一切,佛助也,菩萨助也,非我之智、非我之力是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