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裏鵝毛,感謝“大同中學”師生們的問候!! 羊年新正第一天,收到泰北山區清萊省美斯樂縣滿星疊鄉“大同中學”師生代表簽名的“賀年卡”,倍感親切與珍貴。祝福“大同中學”,祝福“大同中學”的師生們! “大同中學”創建於上世紀的1975年,已39年歷史,設有幼兒部、小學部、初中部及高中部,現有旅居泰北山區雲南籍學生千余人,教師36人。它是“泰璽慈善基金會”下屬“泰璽華教基金”定點、長期扶助的一所邊遠山區華文學校。(2015年2月20日)

Continue reading

新正第一天,“泰璽”向金融大佬拜年! 羊年新正第一天,“泰璽投資集團”暨“太平洋聯合投資集團”高層一行赴泰國最大商業銀行、曾“雄居東南亞最大商業銀行寶座20年”之久的“盤谷銀行”董事長陳有漢博士私邸拜年,並與陳有漢董事長二公子陳智淦先生(分管“亞洲證券”、“亞洲基金”、“城市地產”及“工業園”)就相關合作事項交換了意見。 年前的2月10日,“泰璽投資集團”高層一行亦曾赴“盤谷銀行”總行,在董事長辦公室向董事長陳有漢博士、董事總裁陳智深先生、總裁助理兼國外分行系統總經理歐陽景鑫先生、顧問林宏先生拜年並請益合作之相關事項。(2015年2月19日)

Continue reading

過個“佛化除夕” 農歷甲午年的最後一天,晨起,依泰國習俗、風俗與民俗禮佛 ; 又按中國傳統及我四川川北老家的習俗、風俗與民俗,親手作了雞、鴨、魚不可少的幾大盤菜,以祭奠王氏列祖列宗 ; 然後,恭敬地跪南朝北,叩拜我“爺爺婆婆”的在天之靈,為他們“捎(燒)”了些“金銀細軟”。虔誠地忙完這些“程序”,靜靜地與我老父老母“煲”了個電話–順帶詢問我兒時“如何的調皮搗蛋”。就這樣,過了個“佛化除夕”,準備過“佛化春節”,並開始我的“佛化人生”。 順帶補個白:上世紀80年代末,我開始在法蘭西過著“流亡生活”。其間,爺爺婆婆仙逝了。至今,我未曾在他們的墳前叩個頭、未曾向他們的墳墓添捧土,此乃我一生的“至痛至傷”……朝鮮電影《賣花姑娘》中有句臺詞:“心誠,石頭也會開花!” 佛祖慈悲,我想釋尊定會佑我在“我的余生”圓了“為爺爺婆婆的墳冢添把土”、“在爺爺婆婆墳前叩個頭”的“我一生的最後壹夢”。過個“佛化除夕” 農歷甲午年的最後一天,晨起,依泰國習俗、風俗與民俗禮佛 ; 又按中國傳統及我四川川北老家的習俗、風俗與民俗,親手作了雞、鴨、魚不可少的幾大盤菜,以祭奠王氏列祖列宗 ; 然後,恭敬地跪南朝北,叩拜我“爺爺婆婆”的在天之靈,為他們“捎(燒)”了些“金銀細軟”。虔誠地忙完這些“程序”,靜靜地與我老父老母“煲”了個電話–順帶詢問我兒時“如何的調皮搗蛋”。就這樣,過了個“佛化除夕”,準備過“佛化春節”,並開始我的“佛化人生”。 順帶補個白:上世紀80年代末,我開始在法蘭西過著“流亡生活”。其間,爺爺婆婆仙逝了。至今,我未曾在他們的墳前叩個頭、未曾向他們的墳墓添捧土,此乃我一生的“至痛至傷”……朝鮮電影《賣花姑娘》中有句臺詞:“心誠,石頭也會開花!” 佛祖慈悲,我想釋尊定會佑我在“我的余生”圓了“為爺爺婆婆的墳冢添把土”、“在爺爺婆婆墳前叩個頭”的“我一生的最後壹夢”。(2015年2月18日)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