柬埔寨,壹個充滿著發展生機與潛力的國度。強人洪森的治國方略,說到底是“拈進藍子便是菜”,無異於鄧大人的“貓論”。於此,洪森先生飽受“國際社會及國際人士”的責難,我反倒有幾分的理解與認同。讓人民先填飽肚子,才能安居,才能樂業,才能國泰。經世濟民者,濟民為先,經世次之。好在柬埔寨有個皇室,有位國王,又有佛教,故國民的信仰體系自由而健全,人民的行事規則不會逾越道德底線。壹個民族,只要它的信仰在,就不愁沒有翻身和發展的機會。猶太人能復國,蓋因猶太民族的崇高信仰與堅定的道德法則。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,當我還是位在校大學生時,便萌生對孫中山先生“趕跑皇帝”的疑問。結束封建制度,不壹定非要取消帝制。“君主立憲”體制,其實較適合當時的中國。若此,斷不會有後來的什麽馬克思主義、布爾什維克主義及紅色中國的! “出來混,欠帳是要還的!” 今日中國,其實是“整體國民”在進行“集體還債”。怪誰呢? 西人有言:有什麽樣的國民,便配享有什麽樣的政府!(2014年4月29日)

Continue reading